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枫叶小屋

记录流逝的岁月、留下曾经的美好。

 
 
 

日志

 
 

上海弄堂里厢 那些人那点事  

2017-03-03 14:04:35|  分类: 岁月留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海弄堂里厢 那些人那点事
 上海弄堂里厢那些人那点事【枫叶小屋】      上海弄堂里厢那些人那点事 【枫叶小屋】      上海弄堂里厢那些人那点事【枫叶小屋】      上海弄堂里厢那些人那点事【枫叶小屋】

 FENG  YE  XIAO  WU  

 

  今天上传的这些照片,记载了改革开放前,上海人生活的点点滴滴,方方面面。满载着老上海人儿时的回忆,时代的变迁回不去的记忆。相信你看了这些照片后,和我有一样的感慨,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年代。 上海人早晨起来必做的几件事:生炉子、倒马桶、拿牛奶、条件好点的买油条咕泡饭。(网络图片文字)

 
上海弄堂里厢那些人那点事 - 枫叶小屋 - 枫叶小屋

 01 搿张是木心先生呃照片,木心在《上海赋》中写道:“也许住过亭子间,才不愧是科班出身的上海人,而一辈子脱不出亭子间,也就枉为上海人。” 此言深得上海老弄堂三昧。就想起小辰光弄堂里厢一邻居。听大人讲,搿位爷叔老早唻嗨洋行里做生活,进出弄堂勿跟人罗嗦,面带笑容,见熟人就拎起同盟帽以示招呼;有辰光熟人一多,爷叔就一路拎着帽子,一路微笑点头。老克勒腔调真浓!后来才晓得搿爷叔小业主出身,伊毕业于圣约翰大学,解放后进入光明日报社做法语翻译工作。

 
上海弄堂里厢那些人那点事 - 枫叶小屋 - 枫叶小屋

 02 上海的弄堂是由上百个一排排紧密联体而立的石库门单元组成的庞大房屋群。 “里”指的是居民聚集的地方,“弄”指的是建筑物间夹缝通道,里弄是由相连小弄组成的住宅群。华北地区称胡同,上海则称之为“弄堂”(图为天潼路646弄怡如里,网友老哈供图,2004年拆除)。

 
上海弄堂里厢那些人那点事 - 枫叶小屋 - 枫叶小屋

 03-1 石库门弄堂地方小,公用场所(灶披间)拥挤,邻里之间的矛盾在所难免,吵架也时有发生。但是,吵归吵,邻里大多不记仇,今天吵过,如果明天下雨,你还是不忘把隔壁人家晒的衣裳收进房间。这种邻里关系今何在?!(2012年3月,无田摄于天潼路728弄葆青坊)。

 
上海弄堂里厢那些人那点事 - 枫叶小屋 - 枫叶小屋

 04-1 侬一进弄堂,首先看到公用电话亭(上图右侧)。后来传呼电话越来越少,亭子就关了。(上图为天潼路646弄怡如里,网友老哈供图,2004年拆除。)

 
上海弄堂里厢那些人那点事 - 枫叶小屋 - 枫叶小屋

 04-3 公用电话亭往前紧挨着一个便厕附带倒痰盂的粪池,这里终年散发着恶臭。老早弄堂小便厕大多侪是敞开式的,不过现在这种敞开式便池很少见到,大多弄堂都在弄口砌间小便厕,稍微雅相点了。2011年12月无田摄于天潼路727弄泰安里,现已拆除。

 
上海弄堂里厢那些人那点事 - 枫叶小屋 - 枫叶小屋

 04-4 男人家内急也顾不上面子就直挺挺地背站在弄堂口小便。类似这种场景,在上海是普遍的,几乎每个弄堂口都有这样的小便池。现在来看不可思议。

 
上海弄堂里厢那些人那点事 - 枫叶小屋 - 枫叶小屋

 05-1 每当清晨,不管男女老少,都会纷纷拎出马桶,放在门口,等粪车一到,倒清马桶,就会听到“唰唰,唰唰”声,响彻弄堂内外,上海女人是用竹刷加毛蚶壳来清洗马桶的,一边刷一边向邻居打听今天的菜市行情。此为弄堂一景。

 
上海弄堂里厢那些人那点事 - 枫叶小屋 - 枫叶小屋

 05-2 后来,粪车也没了,马桶要拎到弄堂口倒入粪便池(2011年12月无田摄于天潼路727弄)。一到夏天,弄堂口臭气熏天,苍蝇开大会。

 
上海弄堂里厢那些人那点事 - 枫叶小屋 - 枫叶小屋

 06-1 在弄堂口上方总有一块标志坊,图片标志坊是牌坊类的一种,如泰安里,上方刻有建造年份(如1931),作为弄堂空间的分隔和标志之用。

 
上海弄堂里厢那些人那点事 - 枫叶小屋 - 枫叶小屋

 06-2 老里弄大都有过街楼,大部分是一层,少数二层,用作居室,底层腾空,供弄堂内人车通行。

 
上海弄堂里厢那些人那点事 - 枫叶小屋 - 枫叶小屋

 07 过去弄堂口都有一公用电话亭,亭内有一二位阿姨专职传呼电话( 搿些阿姨有额是家庭妇女,有额是退休职工)。那时的住户极少有私人电话,只要有来电,阿姨就手耐传呼单,上门传呼:“张家姆妈,纳呢子(你儿子)来电话啦!” 接单额人家会以最快额速度赶到电话亭接听来电,因为唔没急事体一般是不会打电话的。这是旧式里弄的又一道风景:传呼电话时,前弄堂喊到后弄堂(图为南市面筋弄口的电话亭,2012年3月无田摄)。

 
上海弄堂里厢那些人那点事 - 枫叶小屋 - 枫叶小屋

 08-1 亭子间是石库门建筑中最富原创性的建筑,产生在后期石库门里弄建筑时期,它是夹在灶披间与晒台之间的房间。我小辰光住的就是9平米左右的亭子间,一家六口挤在螺丝壳里过日子,房间太小一年四季四个小孩晚上只能睡地板。

 
上海弄堂里厢那些人那点事 - 枫叶小屋 - 枫叶小屋

 08-2 上海人的石库门住宅,空间虽小,但功能齐全,吃喝拉撒全在其中搞定,却有条不紊,这全仗着上海人家的女主人的持家能力。当你在大马路上见到身着旗袍,款款而行的小姐或太太,一定会被其落落大方、温文尔雅的气质所折服,可你不知道她刚才还在亭子间或客堂间为一些小事与老公或婆婆吵嘴。

 
上海弄堂里厢那些人那点事 - 枫叶小屋 - 枫叶小屋

 09 亭子间租金便宜,老底子许多穷困文人和收入微薄的小市民只能选择这样的房间。下面是火热得得滚的厨房,上面是风吹雨淋日晒的晒台,坐南朝北,冬寒夏暑,是石库门里厢条件最差的房间。特别是到了夏天,亭子间更是闷热难挨(图为台湾路42弄,无田摄于2011年8月)。

 
上海弄堂里厢那些人那点事 - 枫叶小屋 - 枫叶小屋

 10-1 上世纪20年代后,上海租界移民骤增,住房困难加剧,上海人就在二楼房间与屋顶之间加建阁楼,俗称三层阁。为了三层阁的采光和通风,就在屋顶上开窗。这种屋顶窗被上海人称之为“老虎窗”(英文屋顶为“Roof”,其音近沪语“老虎”)。

 
上海弄堂里厢那些人那点事 - 枫叶小屋 - 枫叶小屋

 10-2 记得小辰光,经常从邻居家的老虎窗爬出去看屋顶上他家种的太阳花,不当心一脚踩空玻璃天窗,双手撑住瓦片,人悬在半空,差点小命没了。

 
上海弄堂里厢那些人那点事 - 枫叶小屋 - 枫叶小屋

 11-1 小辰光住呃弄堂唔没煤气,侪用呃煤球炉,一般只是烧饭炒菜,而要用热水就到隔壁弄堂的老虎灶去泡开水,一分一热水瓶,邪气方便。

 
上海弄堂里厢那些人那点事 - 枫叶小屋 - 枫叶小屋

 11-2 老虎灶里厢还可以吃茶聊天,有呃还设有盆汤,可以汏浴,可谓一举三得,此老上海一景。“老虎灶”一词的出处坊间有两个版本:其一,屋顶的英文为“R00f”,谐音“老虎”,故将这种烟囱设在屋顶上的灶叫做“老虎灶”。而熟水店烟囱也设在屋顶上,于是熟水店也被称为老虎灶。其二,以前熟水店的添燃料处设在墙外,墙上两小窗口如同虎眼,屋顶烟囱则如虎尾,于是被称为“老虎灶”(图为安庆东路103号老虎灶,无田摄于2010年5月)。

 
上海弄堂里厢那些人那点事 - 枫叶小屋 - 枫叶小屋

 11-3 1990年代后,因环境污染缘故,市区内老虎灶大多被拆除,只剩10来家。2013年12月20日上午,虹口安庆东路103号陆明伟家三代祖传的“长兴园”老虎灶终被拆除,上海最后一爿老虎灶消失了(图为老虎灶被拆现场,无田摄)。

 
上海弄堂里厢那些人那点事 - 枫叶小屋 - 枫叶小屋

 12-1 老上海听评弹叫听说书。小辰光住了天潼路,斜对过就有一家玉茗楼书场,记得跟着邻居去听过一场大书,记忆深刻。

 
上海弄堂里厢那些人那点事 - 枫叶小屋 - 枫叶小屋

 12-2 玉茗楼书场诞生于1886年,是上海早期书场之一。上世纪90年代,书场因市政动迁而移至闸北公园旁宋园茶艺馆。由文化部公示的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中,上海的苏州评弹榜上有名。评弹发源于苏州,却发祥兴盛于上海。评弹的命运与老弄堂息息相关,弄堂里厢的那些老苏州、老宁波是书场的忠实听众。如今弄堂大批被拆除,评弹式微在情理之中。与上海评弹鼎盛时期的数百家相比,如今要找一家像模像样的书场实属不易。

 
上海弄堂里厢那些人那点事 - 枫叶小屋 - 枫叶小屋

 13-1 灶披间里厢呃煤球炉,小辰光住呃弄堂大多没有管道煤气,每家人家侪少不了煤球炉。每天一大早,生炉子和倒马桶是当年弄堂里厢一道独有的风景。老早要倷煤球卡到煤球店去买煤球,后来又用煤饼,有呃人家自家做煤饼,就可以省两钿。煤球店早就唔没了,估计做煤饼呃营生还在,只是很难见到。

 
上海弄堂里厢那些人那点事 - 枫叶小屋 - 枫叶小屋

 13-2 2012年1月,路过谈水路,又看到一只正在烧水的煤球炉(无田摄)。如今搿种家什(音:生)越来越少见了。

 
上海弄堂里厢那些人那点事 - 枫叶小屋 - 枫叶小屋

 14-1 弄堂房子呃灶披间唻了亭子间下面,虽有窗子,但窗外弄堂狭窄,高墙挡住了光线,灶披间里总是幽暗的,大白天也要开电灯。而灶披间大多是合用的,所以各家灶台上装一只电灯,各用各的,也是灶披间一景。

 
上海弄堂里厢那些人那点事 - 枫叶小屋 - 枫叶小屋

 14-2 弄堂房子灶披间里厢故事多,侬讲倷?有呃人家,如住了厢房里,就在天井里搭只灶台;有呃干脆在大门外旁侧搭了一小间,做成灶披间(图东余杭路943弄柳荫小筑,无田摄于2011年8月)。

 
上海弄堂里厢那些人那点事 - 枫叶小屋 - 枫叶小屋

 15 上海人对石库门房屋的层次、方位有一种特殊的情感,具体表现在邻里之间的称呼上,如“前楼阿姨”、“亭子间嫂嫂”、“二楼阿婆”等等,这些看似不经意的称呼却透露出上海人文化中的精细和典雅,也反射出那种淡化血缘的移民情结。(图为石库门房子内部结构图,网友夏雨为写弄堂帖子而画于2006年初秋)。

 
上海弄堂里厢那些人那点事 - 枫叶小屋 - 枫叶小屋

 16-1 老上海人童年的回忆,总也离不开弄堂口的烟纸店。如今在上海的大街小巷还存有许多烟纸店(小杂货店)。(图为瑞金一路弄堂口烟纸店,无田摄于2011年12月)。

 
上海弄堂里厢那些人那点事 - 枫叶小屋 - 枫叶小屋

 16-2 烟纸店也叫“夫妻老婆店”,门面小,但品种杂多,多为居家之必需品,且大多开在弄堂口,亦堪称上海弄堂一景(图为吉安路166号烟纸店,无田摄于2012年1月)。

 
上海弄堂里厢那些人那点事 - 枫叶小屋 - 枫叶小屋

 17 一到夏天吃夜饭呃辰光,每家人家喜欢把烧好呃饭菜端出来,在门口或过道放一个小台子(或用凳子,或用几只小凳子再铺上一块木板),就在弄堂里吃夜饭。这是弄堂里最温馨最热闹呃辰光,不仅可以看到每家人家吃点啥,也是女人家交流烹饪技艺呃好机会,更可以听到男人家说点新闻或透露几条小道消息。

 
上海弄堂里厢那些人那点事 - 枫叶小屋 - 枫叶小屋

 18-1 夜饭后,在炎热的夏天,弄堂里的人家将市面全部做在屋外,因为屋里厢实在太热了。那时没有空调,电风扇是有铜钿(有钱)人家享受的,平头百姓只能摇着芭蕉扇散热驱蚊。

 
上海弄堂里厢那些人那点事 - 枫叶小屋 - 枫叶小屋

 18-2 夜饭后,男人家赤膊穿短裤,小赤佬光身在木盆(塑料盆)里汏浴。最后拿块铺板搁在两只木凳子上,让小家伙躺下,大人在一旁边扇风边讲故事,小囡玩了一天(那时孩子回家作业很少)很累了,他们听着听着就很快“到苏州去了”(睡着了),然后大人们抱着自己的孩子进屋里后自己再洗刷就寝。前半夜,男人家一般以打牌下棋消遣,女人家三五一群围坐聊家常。在弄堂昏暗的路灯下,在石库门局促的空间里,上海人家照样将生活过得舒适精致。这就是石库门的文明,上海人的精明。

 
上海弄堂里厢那些人那点事 - 枫叶小屋 - 枫叶小屋

 19 白相麻将,上海闲话叫搓麻将,比广东话、台湾话的“打”麻将,显得文雅多了。“搓”,是一种细磨细揉慢生活,完全不用那么急吼吼地“打”。上海人搓麻将,大多是白相相,来呃尺寸也小,朋友聚聚嘎嘎山河小乐惠一下。而且,上海人搓麻将更讲究做花头。

 
上海弄堂里厢那些人那点事 - 枫叶小屋 - 枫叶小屋

 20-1 记得小辰光隔壁弄堂口就有一爿小书摊,那时家境拮据,少有零用钱(家母每周只给2分钱零花),我偶尔拿出省下的几分钱去小书摊借读一二本过把瘾。

 
上海弄堂里厢那些人那点事 - 枫叶小屋 - 枫叶小屋

 20-2 小朋友大多是远远望着,很是羡慕能常常坐在小书摊看书的孩子。

 
上海弄堂里厢那些人那点事 - 枫叶小屋 - 枫叶小屋

 21 弄堂居民南腔北调。有趣的是宁波人与苏州人吵响坶,宁波人语速快,没等苏州人骂上一句,宁波人早就骂上几句了。而苏州人涵养好,不慌不忙地一句一句回敬,“耐阿要弄只尼光吃吃?”吵架还带商量口吻,侬服帖伐?弄堂口过道里,女人家欢喜唻嗨一道嘎山河,家长里短,是一额是非之地。

 
上海弄堂里厢那些人那点事 - 枫叶小屋 - 枫叶小屋

 22-1 上海额里弄生产组创办于1958年。

 
上海弄堂里厢那些人那点事 - 枫叶小屋 - 枫叶小屋

 22-2 当时一大批家庭妇女走出家门,组成里弄生产组。

 
上海弄堂里厢那些人那点事 - 枫叶小屋 - 枫叶小屋

 22-3 到了上世纪七十年代,又有大批病休青年和从农村返回城市的知识青年走进了里弄生产组,成了生产组的第二代员工。

 
上海弄堂里厢那些人那点事 - 枫叶小屋 - 枫叶小屋

 23 过去唔没搬场公司 (解放前是有搬家公司的),啥人家要搬场就请来兄弟、同事、朋友等一大帮。请人帮忙还勿算麻烦,顶顶麻烦呃是大厨、棕绷等大家什搬勿进去,勿像现在家什可拆特组装,老早只能从窗门口搬进去,上拉下顶,真吃力煞勒!

 
上海弄堂里厢那些人那点事 - 枫叶小屋 - 枫叶小屋

 24 上海人吃泡饭的历史由来已久,谁也说不清始于那个年代,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它比上海的历史长。爱上泡饭理由很多,但省时简便是让勤快而讲实惠的上海人对此情有独钟的最大理由。年龄超过四五十岁的上海人都有这样的记忆,晚饭是一家团聚的时刻,正餐自然不得马虎,“有余”的传统总让每家吃完后留有剩饭,也让第二天吃泡饭成为可能。过去没有冰箱,记得家母总会把剩饭放进饭篮子(一种竹编的淘篮,上面有环形柄,并有盖。这种篮头现在上海难得一见了)挂在窗口通风过夜,以防剩饭变馊(质)。到了第二天的早晨,冷饭团用热开水一泡,便是一顿早饭。

 
上海弄堂里厢那些人那点事 - 枫叶小屋 - 枫叶小屋

 25-1 讲起“洋井水”来,弄堂老朋友一定记忆犹新。洋井水即深井水,它从地下抽取水源,通过水塔、管道输送到各个自来水龙头。

 
上海弄堂里厢那些人那点事 - 枫叶小屋 - 枫叶小屋

 25-2 2011年,去天潼路山西北路一带的泰安里,为即将消失的水塔和水井留影(无田摄于2011-12-21,2014年那一片已拆除,此乃遗照也)。

 
上海弄堂里厢那些人那点事 - 枫叶小屋 - 枫叶小屋

 26 小囡在弄堂里白相(玩)呃游戏,哪像现在孩子们只会宅在家里玩电脑游戏,因为他们唔没淘伴(玩伴)只能玩虚的。孩子们尽情尽兴在弄前堂后穿梭奔跑(图为南市蔡阳弄内抓拍,无田摄于2006年10月),白相得满头大汗就用龌龊呃手一抹一个大花脸,气得大人骂道:“小驹头(小赤佬)皮瑟啦(调皮死了),勿听闲(读艾)话吃生活(不听话挨揍)。”这辰光,小囡才灰溜溜地回家洗脸洗手吃饭。大人们只有在开饭的时候,才会亮起嗓门,唤小孩回家。这种自由自在的幸福,对现在这些整日关在高楼大厦内的孩子来说,是天方夜谭。

 
上海弄堂里厢那些人那点事 - 枫叶小屋 - 枫叶小屋

 27 小辰光常光顾剃头摊,因为在那里剃头便宜(8分钱)。“叫伊拉剪得短一点,晓得伐?”每次去剃头,家母总要叮嘱再三,因头发剪短一点意味着可以留得时间长一点。那是一个物资匮乏却快乐的童年。

 
上海弄堂里厢那些人那点事 - 枫叶小屋 - 枫叶小屋

 28 小辰光居住的弄堂建于上世纪30年代,狭窄的石板路两旁有一排排三层高土木结构的石库门楼房,除了三楼晒台晒衣裳外,大都习惯倷衣裳晒了弄堂里厢,走进弄堂,“万国旗”迎风招展。此弄堂一景(图为瑞金一路高福里,无田摄于2012年2月)。

 
上海弄堂里厢那些人那点事 - 枫叶小屋 - 枫叶小屋

 29-1 解放前上海将近有100万居民没有自来水供应,故公用给水站应运而生,最早的给水站出现于1928年。

 
上海弄堂里厢那些人那点事 - 枫叶小屋 - 枫叶小屋

 29-2 1950年,上海有给水站355座,用水人口近20万,很多地方是用井水。1979年达到高峰,全市给水站4490座。

 
上海弄堂里厢那些人那点事 - 枫叶小屋 - 枫叶小屋

 29-3 据报道,1999年6月,位于卢湾区丽园路713弄内的上海最后一座公用给水站被拆除。从此给水站留在老上海人的记忆之中。

 
上海弄堂里厢那些人那点事 - 枫叶小屋 - 枫叶小屋

 30 现在呃小囡放学回到屋里厢,要么埋头做作业,要么白相电脑游戏,唔没淘伴,真是可怜。这让我很是怀念小辰光的小小班。老早,住了附近的同学组成小小班,放学或假期里一起做作业和游戏(图为东余杭路弄堂,无田摄于2011年8月),真开心!文革中有一部电影《向阳院的故事》(浦克主演),讲的就是小小班的故事。

 

  看完之后有啥体会?看看现在想想过去,只是留下一段美好的记忆。感叹时代的发展,社会的巨变。相信以后会比现在更好! 让你身边老上海人看看,相信大家都会有很多的感慨!(网络图片文字)

 
上海弄堂里厢 那些人那点事
 上海弄堂里厢那些人那点事【枫叶小屋】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